圣灯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圣灯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3 06:21:1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世界银行也好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好,算出来中国统计平均上的购买力平价,我告诉大家,数据也是靠不住的。因为中国太大,人口规模比世界发达国家的总和还多,国家内部相当于包揽了第三世界、第二世界、第一世界,经济发展高度不平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庄家不愿意和散户共享盈利,于是拼命靠洗盘打压股价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种是“炒软件”。骗子通过各种手段推荐所谓“牛股”“黑马”等预测软件,开始会让免费试用。一旦有人使用后受到损失,就说软件版本不够高,需要升级才行。等缴纳了高额升级费以后发现,还是一样。我在清华讲演的时候,讲了一个个人的观察和经历。当时我给出两个数据,没想到在互联网上引起了不小的争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就是为什么亚当斯密不得不承认,财富是权势。市场经济的主体,不是等价交换,因此才会科技越进步,贫富差距越大,大城市就业越难,生活成本越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假设所有的经济都是市场化。然而对中国和很多发展中国家来说,其实市场化的经济比例并不是很大。如果你是农民,有自留地,里面种蔬菜,养鸡下蛋,你是可以自给自足的。你自己盖的房子,也是不需要交租的,政府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对农民的住房收什么房产税。这些都是构成基本生活的重要部分,但并不需要花多少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我犯了大错;第二,我原则上没错,但省下了解释的功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要了解一个基本常识,就是所有的统计数据都是假设这个社会是处于一个平衡态,然后才有可能计算统计平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以为拿钱就能衡量经济,衡量你的幸福度,或者你生活的稳定保障程度,实际上非常危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里面说中国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努力向高收入社会前进。这高收入社会怎么实现呢,就是要模仿美国和西欧的一整套社会制度,包括私有化、福利社会、怎么从低消费过渡到高消费等等,当然还特别强调城市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报告里面就提出一个理论,叫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这个提法固然有计量经济学的数据支撑——拿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做线性回归,把人均GDP或者人均国民收入和其他指标对比,就出来一个看似从低收入向高收入发展的趋势,于是就把这个当成普世规律。而其实,它是没有坚实理论依据的。